网络举报中心  网站介绍  联系我们
建德新闻网> 建德频道> 百姓人物

微信扫一扫分享

难忘的抗美援越岁月

www.jdnews.com.cn2015-09-30 16:16:41 星期三

难忘的抗美援越岁月

09-30 16:16

□ 刘有根 口述 许永良 整理

在抗美援越的三年多时间里,我们一边与越南人民并肩抗击美帝国主义的侵略,一边帮助越南修建10号、12号战备公路。在那难忘的岁月里,为了越南人民的解放和统一,为了增进中越友谊,我们日以继夜,浴血奋战,英勇牺性,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入伍从军

1947年10月,我出生在三都马宅村。那时,我家袓孙三代居住在村后半山腰的茅屋里,生活十分贫困。直到解放后搞土改,家中几口人才分得几亩荒山和几分水田。在父母的操劳下,生活逐步得到改善,我也进了小学念书。随后又经历了集体化、公社化、大跃进,度过了三年困难时期。我积极要求进步,16岁就加入了共青团,成年后应征入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随后又参加抗美援越。在那三年多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一些往事,至今让我难以忘怀,成了我脑海中始终抹不去旳记忆……

1965年冬天,国家开始征兵,公社和大队先后召开征兵会议,动员适龄青年报名参军。那年我刚满18周岁,属于征兵范围。当时,我对当兵有喜有优。喜的是当兵光荣,可以保家卫国,能为人民做事;忧的是当兵要打仗,打仗会死人,有点害怕。后来经过思想斗争,我还是报了名。体检合格后,12月上旬接到县人武部的入伍通知书。在确认我即将去当兵时,忠厚的父亲一声没吭,善良的母亲一边低声哭泣,一边干着家务,父母含辛茹苦把我养大,而今我就要离开他们去当兵,心里肯定舍不得的。我只能用“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等大道理安慰两位老人。

12月25日上午,冬日的阳光十分的温暖,马宅大队干部组织学生为我们几位入伍青年戴上大红花,然后敲锣打鼓地把我们送到县府所在地——新安江镇集中,让我们換上了军装。当晚,县人武部召开隆重的欢送晚会,县领导和部队首长在会上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新兵代表也表了决心。次日下午,我们在新安江汪家火车站乘火车离开了建德,从此踏上了从军的征程。

出征越南

经过几天几夜奔波,我们终于到达了四季如春的云南省通海县新兵训炼基地,接受了紧张的政治、军事训练,度过了近4个月的政治教育和军事素养、军事理论、战略战术、野外拉练、实弹射击等训练,我从一个农村青年,很快就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军人。

新兵训练结束后,部队就开始进行出国(赴越南)的动员教育:首先是接受形势教育,认清美帝国主义侵略越南,矛头直指中国的罪恶行径;其次是了解越南的现状,特别是国内长期处于战争状态,经济十分萧条;其三是介绍越南的民风、语言等情况。

1966年4月12日深夜,我所在的部队——铁十三师六十二团奉命开赴越南,投入了伟大的抗美援越战争。我们的任务是为越南修建公路和架设桥梁,首个任务是修建从越南老街经过黄连山通往南方的10号战备公路。我们一天24小时三班制轮流作业,施工时经常会遇到美国飞机的轰炸。尤其是在当年的8、9月间,美机在我部施工工地上空进行多次疯狂的轰炸和机枪扫射,炸死炸伤我部官兵数十人。在我兄弟部队高炮连、高机连的有力反击下,打下美机多架,迫使敌机狼狈逃离。敌人的罪行,引起部队官兵的极大愤怒,团里召开声讨大会,为讨回美帝欠下的血债而誓师,会场口号震天,大长了部队官兵的士气。经过近一年时间的浴血奋战,1967年春天,我所在的部队完成了10号战备公路的建设任务,经中越双方验收后交付使用。此时,部队又接到新的任务——修建越南、老挝边界的12号战备公路。

战地救护

在接到修建12号战备公路的命令不久,三营卫生所通知我到团卫生所报到,参加战地卫生急救培训学习。

团卫生队驻地在越北奠边府公路边,前后绵延十多公里,条件十分简陋。参加培训的战士住的是草棚,吃的是国内运去的干菜等食品,很多战士得了口腔溃烂和皮肤炎等疾症。由于所在地处于亚热带地区,一年四季雨天较多,空气非常潮湿,疟疾、肠炎、恙虫病、钩端螺旋体等地方性传染病较多。我们团的一位参谋,就是被钩端螺旋体疾病夺去年轻宝贵的生命的。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的工作、学习都十分艰苦,夜间值班照明用的是马灯和手电筒,遇到有病人需动手术时,只能用汽灯或用几只手电筒梱扎在一起照明。

我被分配在护士二班。当时,我们全班护士(卫生员)在江西藉班长徐增荣的带领下,经常冒着生命危险,上战场抢救护送伤员。1968年,我们班被授于集体三等功,并选出代表出席全军六兵种、二院校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

我们卫生队的任务除了从战场上救护伤员外,还为当地群众治疗疾病。记得有位越南农民患了臀部深度脓肿,病情十分严重。他来卫生队求治,卫生队的外科军医将脓肿块切开排脓,我们护士二班的同志每天为他換药、打针,经过半个月的精心治疗,这位越南人终于可以出院了。出院时,他激动地拉着我们的手,不停地说:“谢谢!谢谢!毛主席万岁!中国人民万岁!”

1969年上半年,因为团修理连的卫生员要退伍,我奉命调到团修理连接任卫生员,继续为部队官兵和当地老百姓服务。那时,国际环境和中越关系都有了微妙的变化,部队施工人员也基本完成了公路修建任务。我们修理连边工作,边学习,边待命。至此,我到越南前线已过了三个年头。

凯旋回国

1969年9月,我们抗美援越的中国部队奉命撤回祖国。三年多的浴血奋战终于结束,如今凯旋回国,犹如游子回到母亲的怀抱,终于能够见到亲人,心情无比激动。

回国途中,部队经历了7天7夜的长途拔涉。记得行军期间有两个晚上露宿在山坡的草地上,第二天早上起来,单薄的小棉被已被露水湿透了。回国途中虽然又累又苦,但当到达友谊关前,看到五星红旗和“欢迎祖国的亲人光荣归来”的大幅标语时,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內心在高喊:“母亲,我回家了!”

我在部队当兵五年,年年被评为五好战士,而且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退伍回乡后,政府安排我在卫生系统工作,直至退休。

 

 

责任编辑: 蔡志荣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