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举报中心  网站介绍  联系我们
建德新闻网> 建德频道> 百姓人物

微信扫一扫分享

潘院士的新安江水电站情缘

www.jdnews.com.cn2017-07-12 16:29:29 星期三

潘院士的新安江水电站情缘

07-12 16:29

——追忆江河之子潘家铮

2017年,是潘家铮院士诞辰90周年和就任新安江水电站设计副总工程师60周年。今年7月13日是潘家铮逝世5周年祭日。潘家铮从投身我国第一座大型“三自”电站——新安江电站建设,到建设世界最大电站——长江三峡电站,一生殚精竭虑、励精图治,为我国的水电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被誉为江河之子。

潘家铮,1957年被上海水力发电勘测设计院破格提拔为新安江水电站设计副总工程师;1958年初,兼任电站现场设计组组长,从事新安江水电站建设,共历时8年。

2015年,国家档案馆编辑杰出人物——潘家铮院士的专辑,要求提供有关潘家铮在新安江水电站的设计图纸,新安江水电站档案室提供了由潘家铮设计、核定的图纸490多张。

新安江水电站是国家“一五”重点工程,主体工程建设,仅用3年就投产发电。电站总装机66.25万千瓦(后增容至85万千瓦),总库容216亿立方米,目前仍为我国东部最大水库。电站在设计中大胆采用拉板式大流量溢流厂房等先进技术,为当时世界最大的溢流厂房,尤其是潘家铮创造性地将原设计的实体重力坝改为宽缝重力坝,首创抽排理论降低坝基扬压力,为大量节省工程量、提前发电作出贡献。电站总造价3.3亿元,是新中国水电建设的里程碑。

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1957年,而立之年的潘家铮赴任上海水力发电勘测设计院新安江水电站设计副总工程师,这一年底,远在上海进行的设计工作愈来愈跟不上施工要求。因此,潘家铮等工程设计人员下工地会商。想不到这一来就留在工地当“人质”了,他被任命为工地设计代表组组长。1958年,新安江电站设计总工程师等老前辈纷纷调往其他工地,上海院把设计代表组改为设计组,电站工程设计的担子就完全落在潘家铮的肩上。

新安江水电站的设计,涌现出不少大胆的、超前的、成功的设计。如:新安江电站选用的厂房顶溢流方案,甚至在今天也是少见的成功设计,而在当时,建在峡谷的电站,这是能兼顾发电和泄洪的唯一途径。另一个首创的设计就是潘家铮将实体重力坝改为宽缝重力坝,这不仅首创了抽排理论降低坝基扬压力,而且在电站投运的57年中,为大坝的检测、维护,坝基的维幕补强和坝体的补强加固创造了极为便利的条件,并节省了材料、缩短了工期。

另据当年参加新安江水电站设计的华东勘测设计院老专家回忆,潘家铮的理论学术功底十分深厚,为培养和指导年轻设计人员,先后编印了《水工结构应力分析丛书》、《重力坝的设计与计算》和《重力坝的弹性理论计算》等专著,成为设计人员的常用工具书,对提高我国重力坝和水工结构设计水平起到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鉴于流体力学与气体动力学的相通,当年远在西北从事导弹、火箭和航天研究的军队科研人员,也常常拜访潘家铮,请教相关问题。

据潘家铮的回忆录《春梦秋云录》记载:50年代的效率是惊人的。1958年月2月18日(大年初一),工地举行大坝浇捣典礼,并由浙江省和工程局领导浇下第一车混凝土。会后人心激荡,各条战线捷报飞传。

然而,到了1958年末,因受冒进思潮干扰,电站正常的设计进程全打乱了,设计一改再改,一革再革。作为现场设计的负责人,潘家铮处在两难境界中,既要跟上跃进形势,服从工程党委的决定,又要保证起码的质量和安全。为此,潘家铮用尽了古书上的“三十六计”,有时软磨硬顶,有时就赤膊上阵,抓住质量事故大做文章,有时拉大旗作虎皮,把专家建议、上级决定当挡箭牌;有时表面佯从,背后写报告,利用“统一战线”广泛出击;到了实在搪塞不过去,或借口去上海汇报工作,来一个金蝉脱壳,或干脆死硬到底,坚决不代表设计组上台献礼表态。

施工进入1959年后,困难如山,问题成堆。拦河坝第16坝段使用火山灰水泥,造成混凝土质量事故,需把浇好的坝体挖除重来;拦河坝70米高程施工栈桥3根钢梁倾覆坠落,造成6死3伤;为赶进度,人为将二期围堰堰顶高程从40米降至36.5米,入汛后,洪水漫过围堰及施工中的坝段,打乱了左岸先装机发电的总体部署,工地上笼罩着阵阵阴霾……

日理万机的周恩来总理听说工程发生严重事故后,亲自接见工程技术人员听取汇报,作出决策。并于4月9日亲临工地,拨正了航向。

1959年9月,大坝浇筑多数坝段已超85米高程,水库开始蓄水。此后,工地开展了对潘家铮“反党、反大跃进”言行的清算。然而面对施工质量问题,潘家铮毫不退让。最终,潘家铮于1960年4月20日电站投产发电前两天,被赶出工地。此时,尽管心中百感交集,但回头凝望那巍然矗立、固若金汤的拦河大坝,他内心是由衷的欣慰。

然而,潘家铮真正告别新安江还在5年以后。潘家铮回上海设计院后,致力于主编一本百万字的巨著《新安江水电站设计》,希望把这一不平凡的设计过程和得失记载下来,遗憾的是,书虽然写成却未出版。1962年,工程局对1959年批判潘家铮的“反党、反大跃进”罪行进行平反。电站施工中遗留下来的种种问题仍得由潘家铮们去解决,潘家铮又承担了“填平补齐”的设计任务。清理出“尾工”项目达数百项,填补工作做了五年。1965年4月,潘家铮在清理电站竣工前最后一批尾工项目时接到调令,从此告别了相依八年的新安江,奔赴万里以外荒凉原始的雅砻江。车子驶过紫金滩时,潘家铮回头向新安江大坝作了最后一瞥,便潸然泪下。

之后,新安江水电站工程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潘家铮等先后多次对新安江大坝进行安全定期检查,均注册为正常坝。2010年4月,在新安江水电站发电50周年之际,潘家铮专门为电站题诗一首:“往事依稀五十年,纵然非梦也如烟,水围万壑湖疑镜,波印千峰景似仙。平息洪涛功在世,调和电网责加肩。江山代有英雄出,再建新勋待后贤。”

背景资料:潘家铮一生,先后参加和主持过黄坛口、流溪河、东方、新安江、富春江、乌溪江、锦屏、磨房沟等大中型水电站的设计工作,参加乌江渡、龚嘴、葛洲坝、凤滩、陈村等工程的审查研究工作,指导龙羊峡、东江、岩滩、二滩、小湾、龙滩、三峡等大型水电工程的设计工作,并在任南水北调工程建设专家委员会主任期间,实现丹江口水电站加固加高和水库扩容。截至2012年7月潘家铮同志逝世,我国总库容超过200亿立方米的水电站共有5座,依次为三峡、丹江口、龙滩、龙羊峡和新安江电站,全部都凝聚了潘家铮的心血和汗水。潘家铮同志,历任中国工程院首任副院长、两院院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中国大坝委员会主席、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水电部总工程师、国家电网公司高级顾问、长江三峡总公司技术委员会主任、国务院三峡工程质量检查专家组组长、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主任、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等职。

本文参考书目:《春梦秋云录》潘家铮著;《新安江水电站志》等。

作者:国网新源水电公司新安江水力发电厂 帅以政

二〇一七年六月

 

 

责任编辑: 蔡志荣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