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出品 建德人自己的新闻APP

下载
百姓人物 建德新闻网
0571-58318323
我要投稿
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建德新闻网 > 建德频道 > 百姓人物

微信扫一扫分享

父亲的革命生涯
2018-06-30 16:26

父亲叫徐文,年轻的时候叫徐海木,1913年出生于洋尾乡洋程村荷畈桥自然村。小时候放过牛,读过高等小学,干过农活,1929年加入青年团。1930年7月,中共建德地下党在童祖恺、陈一文等人的带领下,组织大洋、洋尾、三都农民暴动,那一年,父亲刚满17周岁,在陈一文的启发下参加了暴动,担任陈一文的交通员,在大洋、三都、洋尾之间做联络工作,并参与攻打建南乡派出所和抢米分粮等斗争。南乡农民暴动在反动当局的残酷镇压下失败了,县委书记童祖恺和童润蕉姐弟先后牺牲。父亲也被捕入狱,在狱中饱受酷刑,吃尽苦头,始终坚贞不屈。后被反动当局以“惩治盗匪罪”判刑12年,关押在梅城监狱。1935年遇大赦减刑三分之一,后在多方营救下被保释出狱。

父亲出狱后,因避壮丁逃到莲花乡樟村务农,1936年与母亲许巧莲结婚。说起父母的婚姻,还有一段佳话。

父亲在梅城监狱关押期间,认识了因犯事被关押在一起的外公。父亲性格直爽,为人忠诚,外貌也可以,深得外公的喜爱,有意为女儿择婿。因外公坐牢,母亲经常去监狱探望,见过父亲,内心也比较满意。父亲释放后,在外公的撮合下,也就佳偶天成了。父母结婚后就定居在外公家——莲花江珠村,先后生育了姐姐徐赛巾和我姐弟两个。

1939年3月,因和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在中共建德县委书记陈一文(陈流)的带领下,父亲和邵梦仙(邵潜)、杨志良等人赴龙泉以找工作为由,寻找上级党组织,准备组织抗日武装,上山打游击。在联络工作中,父亲和邵梦仙两人以“奸党”嫌疑人被反动当局逮捕。他们在狱中顶住了上老虎凳、灌辣椒水等各种酷刑,拒不承认,后因反动当局找不到确实的证据,加之邵梦仙患病严重而于同年10月被释放。回家后,父亲在陈一文的领导下,以农民身份为掩护,继续从事中共地下秘密工作,1944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

1945年2月,父亲在建德地下党的安排下,由蒋载生护送到义乌,正式参加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金萧支队,先后担任支队谍工科文书、建德白区办事处和浦南兰北办事处民运员等工作。同年6月在浦南兰北办事处,由蔡惠荣、杜子文介绍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金萧支队奉命北撤到长江以北,父亲在新四军一纵队后勤部工作,后新四军入编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序列,父亲入编20军军械科任军械员。解放战争时期,他参加过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大上海等战斗,其间负伤二次,荣获三等功一次、四等功一次。

1950年3月,父亲所在部队奉命赴朝作战,是第一批入朝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期间,他先是在二十军后勤部军械仓库任副主任,后因战事吃紧,又被调到二十军59师177团任军械股长。他在参加咸兴战役中,经历了“八死一生”的险境。那是177团的一个连队坚守在一个无名小高地,经过连续不断的激烈战斗,连队不仅伤亡过大,而且枪械损坏严重,父亲奉命带领8名战士支援小高地连队,一方面负责修理枪械,另一方面补充兵员。但在行军途中遭遇美军,他们被逼至一个高墈下,与敌人战斗周旋,但因敌众我寡,8名战士先后牺牲,父亲负伤后被压在战友的尸体下,没有被敌人发现才逃过一劫。在这次战斗中,父亲荣立四等功一次。1953年2月,部队回国后,父亲被安排在20军宁波办事处任参谋,同年12月进入浙江军分区永康分校学习。

1954年2月,父亲带着三等残废军人的身躯和在部队革命生涯中获得的11枚军功章、纪念章,转业回到莲花乡江珠村家里务农。同年8月,组织上安排他到洋溪供销社工作,担任营业员。1955年9月,调任建德县卫生协会秘书。次年2月,奉命筹建梅城联合医院(后更名为梅城医院),先后任行政副院长、院长。1958年10月至1961年10月先后调入梅城公社、杨村桥公社和梅城镇任宣传委员,从事地方工作。之后又调回县卫生系统,先后担任梅城医院、寿昌医院领导职务,于1982年10月16日在县卫生局离休,1985年4月25日病故。

在父亲的革命一生中,始终遵循为广大人民群众谋利益的初衷,始终保持自身的清正廉洁,对以权谋私行为深痛恶绝。我母亲是个有文化的农村妇女,1956年父亲筹建梅城医院,需要招募各方面人员,母亲想参加工作,到医院谋个挂号、收费之类的事做做。她和父亲反复要求,父亲就是不同意。他说,我是革命干部,绝对不能以权谋私,安排家里人。父亲态度坚决,母亲只好作罢。

还有一件事,对我影响十分深刻。那是1962年9月,我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在家待业,正巧横钢到梅城镇招工,我的各方面条件都符合,镇里领导当时看在父亲在梅城医院当领导,又在镇里工作过,凭他的资历和人缘关系,给我留了一个名额,准备给我办理招工手续。但父亲知道后,以为是凭关系、走后门,坚决不同意。他在我的再三要求下,非但不答应,还坚决要求我回乡务农,并把我的户口从梅城镇迁到莲花江珠,把居民户口变为农业户口,成了一名回乡知识青年。当时我虽然非常懊恼,但不得不回到江珠老家。后来靠自己的努力,当上了民办老师,又招工进入建德水泥厂,并当上工会主席,直至退休。

徐 麟 口述  许永良 整理


责任编辑: 黄倩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