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出品 建德人自己的新闻APP

下载
百姓人物 建德新闻网
0571-58318323
我要投稿
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建德新闻网 > 建德频道 > 百姓人物

微信扫一扫分享

驾驭歼击机的“大圣姐” 记建德籍我国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盛懿绯
2018-08-16 22:56

她是“空中花木兰”,开着战斗机在蓝天起舞,与队员们一起展示国威军威。 

她是中国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之一,曾参加过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大阅兵和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还随队执行过国内外各大航展等任务。 

她从建德市一个小山村里走出来,经过部队大熔炉的锤炼淬火,目前已成长为空军少校。 

她,就是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飞行二大队中队长,队员口中的“大圣姐”盛懿绯。

 “我一定要去当兵!” 

170厘米的身高、一身迷彩服、一个利落的马尾……初见盛懿绯,并不是想象中酷酷的飞行员模样。她笑着告诉记者:飞行服、飞行头盔只有在飞行场地才能穿。 

“在部队还长了2公分。”在八一飞行表演队展示馆,盛懿绯讲起了自己的从军史。2005年,盛懿绯还是新安江中学高三的学生,跟所有同学一样,每天都在认真复习准备高考。就在高考前,学校传来空军选拔第8批女飞行员的消息,激起了她的从军梦。 

盛懿绯的叔伯、兄长中都有人当过兵,她觉得当兵是件很光荣很骄傲的事情,从小就有了一个当女兵的梦。 

参加招飞前,也有人曾劝她再考虑一下,因为盛懿绯成绩优秀,上重点大学的希望很大。但在当兵梦的强烈“刺激”下,盛懿绯说:“我一定要去当兵!” 

报名、体检、复检、政审……“一共几百个项目,仅视力就有几十项要检查。”回想当时体检的经过,盛懿绯记忆犹新。通过一道道严格的招飞筛选程序,当年9月,全国20余万名应届女高中毕业生中只有35人脱颖而出,正处于花样年华的盛懿绯也终于圆了从军梦。 

“我为飞行而来!” 

军人骄傲形象的背后,是艰苦和磨练,一个飞行员特别是女飞行员要比普通军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大学四年是一个转换期,要从一名飞行学员转变为合格的飞行员。前七批女飞行员驾驶的都是运输机,而盛懿绯挑战的是歼击机,35名女学员要先用两年半的时间完成地方大学的相关课程和飞行专业课程。 

每天都有体育课,一堂课两个小时,内容是4个800米冲刺,然后蛙跳、旋梯轱滚,再做力量练习,外加晨操,晚上加量训练。周日再加一项1万米跑。那段日子里,盛懿绯瘦了20斤,暴晒让她脱了两层皮,跑破两双球鞋,踢破一双皮鞋。 

“不能在没有摸到飞机时就退缩,我是为飞行而来的,如果没有飞上蓝天,我会不甘心。”虽然过程很艰苦,但她始终忘不了第一次冲上云霄的兴奋。 

冬天的哈尔滨气温零下30℃,女学员们在教官的带领下一起飞行。飞行教官会刻意让飞机在空中做各种高难度动作,以观察学员的身体素质是否适合飞行。“从地上到天上,亲自参与了飞行,到最后教官让自己动动杆动动陀,觉得好像真正开始进入到这个行业里面,那一刻觉得特别兴奋,也坚定了飞下去的决心。”多年后回想起那一刻,盛懿绯仍旧难掩内心的激动。 

半年初级教练机的飞行学习,一年高级教练机的飞行学习,加上高强度的训练,35人被刷至16人。盛懿绯成功飞上了蓝天。刚开始操作的是最基础的初教6教练机,不仅小而且发动机像拖拉机一样。“我要飞更好的机型”成为她新的奋斗目标。

 “不要迷恋姐,姐只是个开战斗机的。” 

四年的训练见证着成长,包括盛懿绯在内的16名女学员都取得了战斗机飞行员证书,成为我国首批战斗机女飞行员,完成了从一名地方高中生到中国空军军人再到中国空军歼击机女飞行员的飞跃。 

刚一毕业,这群85后的年轻姑娘就迎来了第一次挑战:参加国庆60周年阅兵,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这也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首次有歼击机女飞行员受阅。 

当她们驾驶战机从天安门上空飞过,全国人民都沸腾了。“85后女孩驾战机飞越天安门”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而作为杭州的女儿,盛懿绯的名字也被更多的家乡人所熟知。 

外界给这群年轻姑娘送上了掌声和鲜花,却并不清楚她们面临了一次生死挑战。据悉,阅兵那天,尽管首都北京上空阳光明媚,但她们驻训的华北某机场云层很浓,能见度只有1.3公里,这意味着不适合起飞,即使起飞,如果编队飞行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失去航向和目标,甚至撞机。盛懿绯用手比划着战斗机的编队,解释道:“因为天气原因,在短暂的时间里可能看不到自己的长机,如果对自己没有信心,操纵动作就会变形。但我们在训练中不断加大难度,一步步适应这样的环境,对自己和队友都很有信心。” 

这次阅兵后,盛懿绯被称为“淡定姐”,她的玩笑话“不要迷恋姐,姐只是个开战斗机的”成了网络流行语。大阅兵结束后,包括盛懿绯在内的6名飞行员走进歼击机部队。2013年底,盛懿绯进入八一飞行表演队,正式成为歼10女飞行员,如今,她和她的队友只剩下3人。 

“我一定要出色地完成各项任务!”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组建于1962年1月25日,主要担负国家空中礼仪护航、迎宾飞行表演、国内外巡回飞行表演等任务,被国际社会和国内各界誉为“中国名片”和“空军窗口”。 

传说中“孙大圣”一个跟头可以翻十万八千里,现实中,盛懿绯开着几吨重的战斗机在空中自如地完成集合、开花、俯冲、跃升、盘旋、滚转等一系列动作。 

特技飞行表演是一项极富冒险性的事业,从世界各国空军及飞行表演队来看,不仅战斗机女飞行员寥寥无几,从事特技飞行表演的女飞行员更是凤毛麟角。自入队第一天起,盛懿绯就接受着心理、身体、技术等方面最为严苛的考验。“一开始要突破视觉上的极限,从心理上建立自信。”盛懿绯介绍,随着飞机数量的增多,飞机的间距甚至到了负值,前方、后方和右侧都是飞机,有时感觉只要自己一抬胳膊,就能碰到队友,遇到大动作和垂直动作,心里没底。在训练过程中,通过老队员带飞以及疏导后,再慢慢飞出一系列高难动作。 

飞行表演为了保证观看效果,一般都在观众视线所及的狭小空域里进行。在这样的狭小空域还要做特技动作,最大载荷会达到9个G。它要求飞行员在空中必须精神高度集中,每一块肌肉都要紧张起来,遇到大过载,还要提前屏住呼吸,憋着肚子,做好对抗动作,稍有不慎就易出现红视、灰视或黑视,危及飞行安全。对很多男队员来说,这都是巨大的挑战。“刚开始训练的时候,一场下来手就会控制不住地发抖,用筷子、开门都很困难。虽然表演只有短短20分钟,但是强度度非常大,对体能考验也特别大。” 

盛懿绯想起自己第一天来表演队观看飞行表演的场景:“很多编队动作过载很大,单机飞都非常困难,编队飞行更是难上加难,更何况他们飞的是超密集编队,所以当时就问自己到底能不能飞好,但自己对这个地方又特别向往。”盛懿绯说,起初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去努力适应、训练,而每一次训练、每一次表演都更加坚定了她继续飞下去的决心。 

2014年11月,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首批女队员首次亮相珠海航展,盛懿绯记得当她们举着国旗在地面上答谢观众时,观众席沸腾了。“那个时候,我特别自豪,觉得这个职业特别值得自己坚定地走下去。” 

自第一次航展之后,盛懿绯先后随队去马来西亚、迪拜、巴基斯坦参加航展。“去国外航展印象更加深,当地华人举着国旗,从我们起飞到落地,一直举着,一直欢呼,还有人激动地流眼泪。”盛懿绯手舞足蹈地说道,那一刻,内心有一种强大的使命感,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掌握最好的技术,出色地完成每项任务。 

入伍13年,飞行10年,盛懿绯扎起了马尾辫,谈了恋爱、结了婚、怀了宝宝,但她对蓝天的热爱和对人民军队的忠诚依然如故。 

有一种使命肩扛着,有一片风浪紧盯着,有一声号令等待着!起飞,秒米不差!起飞,衔接紧密!起飞,队列准确!起飞,安全无误!起飞!起飞!这是一种责任、一种光荣,更是一种担当。 

蓝天、白云、阳光、雨露、星辰,这是飞行者与梦想者的舞台,也是飞行员最熟悉的好朋友。抬头望着天空,盛懿绯坚定地说,作为一名女飞行员,我一定竭尽全力为女性争光、为家乡争光、为空军争光!(记者 吴燕 朱永标 通讯员 刘轩宇) 


责任编辑: 黄倩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