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举报中心  网站介绍  联系我们
建德新闻网> 建德频道> 残联

微信扫一扫分享

“宝宝你两岁半了,好起来上幼儿园了……”

www.jdnews.com.cn2015-12-07 15:08:37 星期一

“宝宝你两岁半了,好起来上幼儿园了……”

12-07 15:08

痴情丈夫悉心照料植物人妻子,他抚着她的额头说:

“宝宝你两岁半了,好起来上幼儿园了……”

现在妻子眼睛睁开了,对外界刺激有反应了。他说这只是开始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新安江有一对特殊的夫妻,丈夫对植物人妻子不离不弃、悉心照料,用行动展示了一段最长情的告白。

    两年半前,妻子周文娟突然脑干出血变成植物人。此后的900多天时间里,丈夫刘学义没有离开过医院,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比上班时“充实”多了,一天24个小时里,每两个小时要给妻子翻一次身,一张日程表上,24个小时被分成17个时间点,每个点都要给妻子作拍背、喂药、雾化等护理。

    今年58岁的妻子躺在病床上,脸色红彤彤的,跟正常人一样,体重140多斤。而今年60岁的刘学义,却从熟人眼里显嫩的“小伙子”变成了“小老头”,但是他说,少年夫妻老来伴,绝对不会放弃她。

    “2013年9月6日,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刘学义说:“不能放弃,一定要救活。”

    

    11月27日12时许,记者来到市中医院,在住院部3楼42床见到了这对夫妻。

    刘学义正在给妻子拍背,妻子侧躺着,保姆在另一侧扶着。十几分钟拍下来,刘学义的手掌虎口处出血了,他说拍背需要比较大的力气,像这样出血很正常,等会儿创口贴贴一下就没事了。接着,刘学义给妻子翻身、消毒、喂饭(鼻饲)……快一个小时才完成妻子饭点的一系列事情。一看手机,已经13时20分,还没吃中饭的他一边给妻子做手部按摩,一边跟记者聊起他们的故事。

    刘学义和妻子周文娟都是杭州中策橡胶有限公司的退休职工,年轻时他们就一直是别人眼里的模范夫妻,上了年纪也经常一起手牵手出游。退休后,孙女上了幼儿园,他每天写写文章,妻子跳跳舞,正是最惬意的时候。

    2013年9月5日晚,两人吃完晚饭像往常一样一起出门散步,妻子到新安江广场跳舞。回到家后,出了不少汗的妻子洗完澡后就睡觉了。9月6日凌晨3时,刘学义突然惊醒,伸手摸了摸枕边,发现妻子的脚搁在自己肩膀上。他当时就感觉不对,打开灯后发现妻子的嘴角流着白沫。他马上拨打120,拿毛巾给妻子擦嘴,此时妻子还能自己用毛巾擦。等他下楼去接了医生再回到妻子身边时,发现她已经没了反应。

    救护车将刘学义和妻子送到市一医院,经检查,医生告诉刘学义,他的妻子是脑干出血,瞳孔已经放大,可能救不了了。刘学义不相信,决定马上将妻子送往浙二医院。在前往浙二医院的两个小时路程中,刘学义简直度日如年。他哽咽着说:“那是我这辈子最漫长的两个小时,我想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把她救回来!”

    9月6日早上6时50分,刘学义带着妻子赶到浙二医院,但专家也告诉他,周文娟的瞳孔已经放大,救活几率很低,即使救活也可能变成植物人。听完,刘学义直接瘫倒在地,但他仍然求医生,一定要救活妻子。

    

    “有她在的地方就是家。”刘学义说:“以前我总管她叫宝宝,现在她真成我的大宝宝了。”

    

    脑干出血可不是小事。刘学义说,当时有位认识的医生告诉他,脑干就是一个人的生命中枢,脑干出血能保下命已经是奇迹了。

    周文娟在浙二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21天,每天只有半个小时的看望时间。那段时间,刘学义就跟丢了魂一样,整天病怏怏没有精神。直到21天后,医生告诉他妻子的命保下来了,但成了植物人。此刻,他也跟着“活”了过来。他说,只要妻子还活着,他就高兴,他愿意照顾她一辈子,科学这么发达,没准哪天妻子就醒过来了。

    周文娟的命算是保住了,但还是在重症监护室待了81天。回想起那段日子,刘学义说,这是九九八十一难呢,过去了,妻子这一生就平安了。周文娟在浙二医院重症监护室治疗时,刘学义只能用三个小方凳拼起来,或者在地上摊张报纸,每天睡上几个小时。

    离开浙二医院重症监护室,刘学义将妻子转到浙江省武警医院。2014年5月29日,为了更便于照顾,他又将妻子转到了市中医院。从那以后,刘学义买了个躺椅,睡在了妻子身边,开始以医院为家的日子。在妻子病床旁的柜门上,贴着一张24小时作息表:“午夜12:50翻身、喂水、测心率;凌晨3:50翻身、喂水、测心率;早上6:00翻身、雾化、按摩、吸痰、喂饭;7:30翻身;8:00喂药……”这张作息表是杭州的专家列的,一天24小时被分成了17个时间点,两年多来,刘学义每天都严格按照流程照顾妻子。

    “以前我总管她叫宝宝,现在她真的成了我的大宝宝。”刘学义笑着说,妻子出事后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他一直把妻子当做刚出世的孩子来照料。除了日常护理外,他要跟她聊天、讲往事、听音乐。在采访中,刘学义总是不忘跟妻子互动,他轻抚着妻子的额头说:“要是一会儿不理她,她就会盯着你看,宝宝你说是吧。”眼里透着对妻子满满的温柔。

    刘学义在妻子的耳边说:“文娟宝宝,我们孙女都上小学了,你也两岁半了,好起来上幼儿园了!”话一说完,她好像听懂似的,睁开眼睛望向了他。在他悉心的照料下,一直卧床的妻子身上没生过一次褥疮,身上的肌肉也没有萎缩的迹象,眼睛也睁开了,对外界的刺激有了反应。这些变化让他惊喜,也让他看到了希望。

    

    “天底下没有这么好的丈夫,真的细心!”一位旧友说:“但他一下子老了好多,都不认识了。”

    

    转到中医院没多久,刘学义请了现在的保姆邵阿姨,帮助一起照顾妻子。邵阿姨说,今年65岁,活了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好的丈夫。

    邵阿姨告诉记者,刘学义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把床支在妻子床边,一定要伸出手牵住妻子的手。冬天,手伸出来冷了,他就先用一块布将自己露在外面的手臂包起来。“手牵手,心连心。”刘学义说,握住妻子的手,会安心一些,要是妻子在他睡着时不舒服,他也能感觉到。

    同一病房的病友吴女士正好是刘学义的旧识,她说两三年没有他们夫妻的消息,第一眼看到竟然不认识了。在许多认识的人眼里,刘学义属于比较“嫩相”的,乌黑的头发看起来特别有精神,但这次看到,他头发白了,也消瘦了很多,一开始都不敢认他。

    周文娟的主治医生和护士都说,像这样长期卧床的病人,一次都没有生过褥疮,真的不多见,这与刘学义的悉心照料是分不开的。

    “照顾老伴是我的责任。”刘学义和妻子有一个儿子,今年38岁,儿子、媳妇也经常到医院来帮忙,但刘学义总是说,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事情,少年夫妻老来伴,照顾老伴本来就是他的责任。

    采访当日正好是久违的晴天,刘学义拉开窗帘,让阳光照到妻子身上。他摸着妻子的脸,附身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宝宝,你看今天天气多好,起来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吧。”妻子睁开眼睛望向他,刘学义擦了擦眼角喃喃地说:“你不用说,我都懂。”这样无声的交流,已经两年半了,刘学义也不知道还要多少年,才能等到妻子的一句回答,但他相信明天会更好!

    “明天我要给她剃头了,十天剃一次。”刘学义摸着妻子的头说道。

    (记者 吴燕 实习记者 许崔喆仁)

责任编辑: 杨伟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