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举报中心  网站介绍  联系我们
建德新闻网>建德频道>创业故事

微信扫一扫分享

经纪人

www.jdnews.com.cn2011-05-23 19:30:10 星期一

经纪人

05-23 19:30

 

子宫里长了一个8公分大的瘤,医生说要尽快动手术,老公陪我去了杭州浙一医院。

出门以前,我拿了几团毛线塞进行李箱,准备在医院里有空的时候打几顶毛线帽的样品。老公火了,把毛线掼出来,月仙哎,你到杭州是去医毛病,又不是去嬉,哪里有神气打样?

住院的第二天,医生就安排我手术。同样的手术,别人四个小时就能结束,我早上七点进手术室,下午三点才出来,老公在外边等的心急,电话一个接一个往手术室里打。

医生来查房,问我每年做不做妇检,我说太忙了,从来没做过妇检。医生说要是早发现早手术,哪里用得着吃这么大的苦头。

想想家里20万双手套的线还没没发下去,还有十几个订单的业务正在做,心里急,手术后第五天就想出院,老公气得连劝带骂,医生也不肯开出院单,没办法,熬到第八天,坚决要求出院。

医生关照我回院以后至少要静养两个月,我也想好好歇几天,可哪里歇得下,天天有人来找,这个问我帽子怎么打,那个问我手套怎么缝,这个来交货,那个来领料,堂前人坐满,都是来学编织的,晚上十点钟还有人上门。

这次在杭州住院还算清闲的,2008年我阑尾发炎,熬了好几天,实在熬不住了,到寿昌医院去检查,肚子痛得坐不下来,在车上一路站到寿昌。医生叫我马上手术,那几天刚好赶做一批新款帽子,很多人还没人学会,我放心不下,回到当地卫生院动的手术。我住院那几天,病房也是天天挤满了人,我一边输液一边教她们织帽子。

来料加工是一项很繁琐的事情,每一个张订单,产品的样品都是不同的。同样是绒线帽,就有贝蕾帽、护耳帽、平帽、圣诞帽、无沿帽……几十个款式,贝蕾帽里又分为好几种,手套、围巾也一样。每一批业务,花样、款式都不一样,所以说,每接一张新订单,都要培训好几天,起头要几针、收几针、放几针、并几针……这些都要讲清楚。年轻人接受能力快,一学就会,年纪大的学的慢,今天把她教会了,明天她又跑来问,月仙哎,打几圈可以收针?

还有打样,也很复杂。厂家发过来的要么产品的照片,要么只是一张平面图,还有的厂家只是在电话里说一下产品的大概样子,让你自己设计。碰到这样的订单,我真不想接,但想想如果不接,又怕姐妹们没活干,只好硬着头皮接下来。为了打样,我不知要动多少脑筋,有时需要一整天的时间去琢磨型号、花样、款式,才能打出样品,接下订单,分给姐妹们去做。去年下半年,订单太多,连续三个月,我每天要打二三个新样,累得腰酸背痛,眼睛看什么都是花的。

 

 

当初我搞来料加工的时候,并不晓得什么叫经纪人,更没想到能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当时我的愿望很简单,只是想给姐妹们找点生活做做,让她们和我一样,发挥女人能织会绣的天分,靠自己的一双手,挣点钞票用用。

我们镇党委书记在一次来料加工动员会上说,搞来料加工要“带着感情去做”,这句话说到我心里去了。我做了十年来料加,忙了十年。一天忙到晚,一年忙到头,钱挣的不多,汗流得不少,要不是看看有那么多姐妹需要我,需要做来料加工,我真想歇手不做了。

我们大慈岩镇地处偏僻,农民人均收入一直低于建德全市平均水平。这几年,精壮劳动力外出打工的很多,相当一部分的家庭妇女由于老人和孩子的拖累闲散在家,特别是那些低收入家庭中的姐妹,被疾病、残疾等拖累,她们不能和别人一样外出打工,没有任何经济收入,生活很困难。像吴山村的周信花,丈夫遭遇车祸,花费10多万元之后,还是不治身亡,后来她的儿子又患了尿毒症。还有新叶村的叶建军家,肝腹水,没法参加体力劳动,一家人的生活得很苦。在我们大慈岩镇,像这样的低收入和贫困家庭有800多户。

为了帮助这些家庭走出困境,去年我响应政府号召,吸纳了95个低收入农户加入到来料加工行例。这些家庭以前大多是没有搞过来料加工,没有经验,加工过程中原材料损耗大,加工的质量不如熟练工好,我承担不小的压力不少。我要一家一户地上门,手把手去教,要么让她们住到我家里来,我随时随地教。就算是再简单的编织品,交上来的成品中也有一些不合格。碰到这种情况,我不能退货,宁愿自己多熬几个通宵,一件一件修改,实在无法修改的成品,我帮她们重新织一件。我吸纳的那些低收入农户当中,相当一部分是残疾人或老年人,他们腿脚不便,住得又远,像岳家和白山后这些村,交通不方便,到我这里领料送货不方便,我专门买了一辆“天目山”,原料送上门,交货的时候我上门去取,省得他们跑来跑去。对这些家庭,我一律提前预发加工费,及时从生活上帮助他们。虽然来料加工挣不到大钱,但对周信花、叶建军这样的家庭来说,一年近万元的加工费能帮他们解决不少问题,或多或少总能帮政府减轻一点压力。

从去年开始,我们这里做来料加工年轻人少了,镇里新办了好几家企业,不少年轻人进厂打工了,跟着我做的来料加工的都是一些年纪偏大的姐妹,还有一些是七八十岁的老妈妈,对她们来说,只能做一些简单易学的生活,太复杂的款式和花样做不了。所以我接订单的时候,千方百计去找那些简单容易学的业务,这样的订单往往工作量大,利润很低。利润低我也要接,不接只怕姐妹们没有生活做。不要看这些老妈妈每天穿穿松紧带、缝缝花边,一年也能挣几千元钱。有了这些钞票,她们就用不着向儿女伸手了,所以她们说,做来加工抵得过养了三个儿子。

现在我的订单太多,特别是今年,春节刚过,20万双手套的订单就下来了。我在杭州住院的时候,一天推掉三张订单。业务太多,建德做不完,我就发到兰溪、龙游、衢州、江西等地方去做。现在我已经培养了28个二级经纪人,几十个加工点,从业人员几千人,去年发放加工费380多万元。

做经纪人很辛苦,去年我的两个二级经纪有上门送货,手脚跌断。但是再辛苦也要做,这是一件好事情,对自己对别人都好,政府也支持。去年我买了一个建筑面积1000平方的厂房,有30多间。有了这个厂房,搞培训、堆放产品和原料就有地方了,能吸纳更多的的姐妹跟我一起搞来料加工,把这个“没有围墙的工厂”办得更好。

(叶月仙 口述 宋晓红 整理)

责任编辑: 周碧辉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