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举报中心  网站介绍  联系我们
建德新闻网> 建德频道> 副刊风情

微信扫一扫分享

我的战友和老乡

www.jdnews.com.cn2017-07-19 17:46:39 星期三

我的战友和老乡

07-19 17:46

□  胡建文

(一)隆化隧道

“为了解放新中国,前进!”英雄董存瑞在河北隆化用自己的身体托起炸药包炸毁敌人碉堡英勇献身。

走进军营的第一个春天,我部奉命参加京通铁路建设,我铁道兵第十四师六十七团便驻扎在隆化城西四道营,承接开凿全长3822米隆化隧道的艰巨任务。

不久前,我自连队上调营部担任广播员,广播室便设在距营部两里外隆化隧道南出口。

在我别离隆化隧道廿八年之后,我与影友自内蒙古坝上摄影采风归来回京,车辆行进中,猛见一桥横飞南北,眼前的大山、河流似曾相识?蓦然间,一股热流涌上心来,这里就是我当年战斗过的地方。

立即喊停司机,匆匆交代影友:“我离开片刻,别问我去哪里,别问我何时归。”

自公路沿石阶登上铁道,不,是奔向那里。

此地,留下我太多的青春回忆。我缓慢地踏过每一根枕木,俯瞰桥下如今已是地方废品收购站的原我部队卫生队——

那位机灵的有点“诡秘”的卫生队女兵、我们首长女儿的身影似乎又显眼前。那一年,我在隧道口零时停靠站,搭乘列车南下就任连队副指导员,你避开那人群赶来送行……汽笛长啸,列车离站,我站在车厢台阶上,望着你不停地挥手致意,在缓缓启动的车轮声中和列车的喷气里,已听不清你在说再见。

三十年前的那天清晨,老乡战友吴荣贵如同往日,扛着数十斤重钢钎经我广播室门前进入隧道工地。你见那东北老兵无端逗我,便将手中钢钎向地上重重一掷,挺着一米八多的大个子对他大声吼道:“你想干什么!”东北老兵赶紧赔笑:“没有呐,是逗小胡玩呢。”其实是我不让他进入闲人免进的广播重地,这是一场误会。你知道是场误会,也即笑着离去了。

孰料,那次的离别,竟是我们的永诀……

中午,噩耗传来,隧道塌方,你被巨石击中,你被多位战友慌乱地抬出隧道。

担架停放在隧道口,你的躯体已变形,你的军装被撕裂成条条片片。我扯过你的军衣一角,覆盖在你的下体之上。

你的战友们肃立在你的身旁,担架下,你的鲜血在流淌。

“小胡,将血迹埋了!”营长的命令很坚定。执行命令,铲土,一钎,一钎,又一钎……

隆化隧道口一侧,曾经是我的小广播室,如今已是一间砖房隧道值班室。一值班工友向我行来,见我神情异样,便问:“你是哪人,里屋坐,喝水不?”“谢了,不了,我来看看战友……”声音呜咽,潸然泪下。我俯身捡起一块碎石揣在怀里,在战友倒下的地方,想留住这勾出的过往。

别了,隆化隧道。

别了,那随风飘逝、失了还见的片片回忆。

(二)小陈通讯员

那一年我在连队担任副指导员。

通讯员小陈长得英俊且机灵,鞍前马后,有事没事我总是习惯呼喊他名字,他只要听到我的呼喊,无论身在何处,总能一脸汗水急匆匆赶来立正站在我面前,然气喘喘地以他那浓重的河南口音很正式地问我道:“副指导员,有啥事?”

小陈的工作很细致。

他第一次给我准备洗脸水,我感觉水温不够热,便又冲了些开水。他在一旁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转身立即弄来温度计,量得水温60°。从此之后,他给我准备的洗脸水全是60°。

小陈很腼腆,与我说话时竟然会脸红。

那一天,他的小本本不慎掉在我的房间里,内夹一张姑娘的小照片。

“是你的吗?”

他顿时脸色绯红,迅速将照片塞进裤袋,站在那里低着脑袋一动也不敢动的小声说:“是俺娘从小给俺定的亲。”他们家乡时兴娃娃亲。

小陈见我语塞,便灵机一动反客为主向我问起了另外一个问题:“副指导员你谈对象莫有?”

他得悉我没有谈对象时感到很惊讶:“在俺们村,25岁莫谈对象那可不中咧。”

小陈人小鬼大,他为我未谈对象而焦急,于是变着法子暗暗为我的个人问题找事儿。他每次去团部卫生队时,便向某某女兵通报:“我们副指导员向你问好。”他从卫生队回来后便立即向我报告:“她向你问好。”如此来回折腾,虽然没有折腾出什么事儿,但是,这小子有心眼。

在我确定调离连队回团部前不久的那一天,接营部书记电话通知:“铁道兵东北指挥部警卫连在你连选调警卫员。”我条件反射似的想到了小陈通讯员。

上级要求他第二天报到。凌晨一点,小陈失眠,我也不能入睡。于是唤他同去湖畔散步聊天。小陈默默地跟着我,我们走着走着走很远,他就是一直不说话。

“小陈,明天就要分别了。”还是我先开了腔。

没想到,一言不发的小陈,竟然转过身来“哇”的一声扑在我肩膀上号啕大哭了起来。他在我的肩膀上抽泣了好一会,然后将白天准备好的一本36开红色塑料面精装笔记本送给我,里面夹着一张他笑得很甜蜜的二寸照,并在扉页上毕恭毕敬地写下了“感谢我敬爱的首长,永远的首长”等字样。

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回到连部躺下后我想了许久,想到了我在连队的日日夜夜,想到了小陈通讯员日复一日地为我打饭洗碗、倒茶端水、叠被子,为我洗衣、洗被、洗床单。我常对他说:“这些事我可以自己做。”他却回我道,“俺愿意”。

(三)夜访老乡

那个寒冬之夜,我将五四手枪塞进军用挎包,唤来文书、通讯员,星夜兼程,前往连队驻地金沟屯公社石门大队,为我连军用物资失窃之事夜访老乡,了解情况。

星空下,远处传来稀疏犬吠,四周悄然。行半时辰,因道不熟,徘徊片刻。终见不远处一窗灯火,那灯火忽明忽暗甚文弱。于是移步渐进,老乡门前轻声叩问:“屋里有人吗?”

一声柔美的应答伴着快捷的脚步声传了出来:“唉,来了!”木门开启,一位姑娘秉烛在前,烛光里,一双大眼睛,是我从未见过的明亮……之后是她的小妹,再后一位老乡,该是姑娘的父亲。

姑娘热忱相邀,父亲频频示意,“解放军同志进屋,进里屋”。我们止步门前,向他们表明来意是“找一位贺姓老乡了解情况”,并向他们询问如何前往之后,便婉言谢过老乡欲离去。

“黑灯瞎火,我陪你们一起去。”老乡见我们人生地不熟,又是寒冬的夜晚,便主动提出为我们带路。一旁的姑娘安顿了小妹,也要和我们一起走。

老王作导,我们很快便找到了贺姓老乡的住处,但是不巧,“铁将军把门”,老贺不在家。

老王再次热情邀请我们去他们家里歇一会。因需询问情况,我们便随着老王的脚步走进了他们家。

老乡以老乡的方式欢迎我们,热情地请我们上了炕,接着又搬来火盆让我们暖身子。姑娘带着小妹妹,面带笑意另立一旁望着我们的样子很开心。

我们显得很规矩,知道不可以随便看姑娘。于是只顾向老乡问及一些我们想了解的情况。老乡告诉了我们所想了解的一切,他所说的一切都是很重要。

姑娘隔着距离好奇地问了我们许多事,我望了她两眼,然又像是害怕冒犯什么似的将目光迅速移去。姑娘中等个头,着装朴素,身材匀称,是那种农村学生姑娘的纯洁美。

姑娘突然俯下身去,对小妹耳语少许。小妹高兴地跑了过来,依偎在我身旁的样子似乎很甜蜜。小妹告诉我,她叫王克萍,在小学读二年级。

小妹突然又被姐姐示意召了回去,姐姐让小妹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上了“王克萍”三字,又被姐姐示意跑了过来将那小条子递给了我。

“王克萍”,我手持条子,将小妹的名字读出了声音,并向老乡夸赞小妹的字“写得真好看”。我知道,父母都喜欢别人夸赞自己的孩子很能干。

天真无邪的小妹再次被姐姐所“使唤”,姐姐又一次俯下身子与小妹“咬耳朵”。小妹依然很高兴的样子跑了过来问我道:“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我望着小妹,对他笑笑回道:“不能告诉你。”

真的不可以告诉她,因为军队干部的姓名属于“军事秘密”不能随意说。

我有意识地抬腕看手表,表示时间已不早。

“还早呢,我们每天睡的迟。”姑娘和老乡一再挽留,希望我们能在他们家里再坐一会儿。我缓缓起身下炕,由衷地向眼前的这位善良的老乡、这位有情的姑娘,还有那位不谙世事的小妹致以谢意。我们步出他们家门,老乡手提马灯送我们很远。我再次劝止老乡回屋时,暮然发现,那姑娘不声不响地跟在父亲后面,默默地送了我们很多路。

无数次劝止他们回屋去,他们终于留住了脚步没再送。

星空下,我再一次回望他们:老乡和那姑娘依然站在严寒里未肯离去。

万籁俱寂,唯有我们“咔嚓咔嚓”的脚步声。

仰望星空,今夜星辰闪烁,那明亮的星星像是谁的眼睛很遥远……

本文为建德市“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征文大赛”一等奖作品

 

 

责任编辑: 蔡志荣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