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出品 建德人自己的新闻APP

下载
副刊风情 建德新闻网
0571-58318323
我要投稿
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建德新闻网 > 建德频道 > 副刊风情

微信扫一扫分享

徐坑
2018-06-28 12:29

从乾潭方家过石母岭,一路上青山为屏。古时,岭头有一座凉亭,亭内供着一尊神像,当地人称之为石母,据说是这一带的土地娘娘。岭以神像为名。当年方家始迁祖方天霖就常常往来于岭的两边做生意,最后定居在方家的。站在岭头往西看,只见山间有一棵高大的古树。走近一看,原来是两棵,一棵是樟树,一棵是梓树。这两棵树紧紧地抱在一起,远看就像一棵。据说这两棵树原来是吴家的村口树。但是,吴家早已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了,只有这两棵紧紧抱在一起的古树和树后面那座高而险的山还永远记得吴家的兴衰。

吴家源于何时,兴于何时,衰于何时,已无从考证。当地人只依稀记得吴家的历史上曾出过一位朝廷大官,因遭人陷害,逃回故里,隐居在村后山上的一个山洞中,他的一日三餐,都由一位好心的烧炭人送到洞里。吴家的消失,可能缘于此。而村后那座高而险的山一直被当地人称作吴氏仙岩。有诗云:

峭壁危峰列四隅,兹岩何事独称吴?

拂云可寄真人躅,扫石疑书青鸟符。

丽日婆娑驾白鹿,清风拂拭待吾徒。

至今碧落青山外,神力时时到也无。

争羡蓬莱仙子居,谁知此地亦清虚。

峰奇百仞冲霄汉,壁峭千寻低北枢。

邃古神工已凿穴,先天帝省早成庐。

相传吴氏留踪处,拾级高登真自知。

石母岭脚,有座古庙,静静地立于山野之间。庙门之上挂着“化龙殿”三个字,内供神龙像,据说这里曾是先人求雨之处。然而,在神龙的一侧,赫然端坐着一个“人”,当地人说,这就是那位遭到迫害的吴家人。

化龙殿四隅,高山耸峙,自古除了砍柴烧炭的人,鲜有人迹。后来,这些砍柴烧炭的人就地搭棚居住,遂成一小村,因村外就是徐坑,所以这个小村被称作坑坞。

离坑坞不远,就是方家祖居之地——宅边。

宅边这个“宅”字,指的是李宅。宋末元初,天下大乱,淳安漠川人方海为避兵燹,只身来到李宅,帮李家放牛。有一年冬天,大雪三天,漫山遍野银装素裹,可方海却在李宅的边上发现一块平地,上面一点积雪都没有,他想起了在家乡听一位风水先生说过的话——冬无积雪主地气旺,择而居之则子孙发达。方海把此事牢牢地记在心里。第二年春天,他就向东家提出,能否让他在李宅的边上搭建一点小屋。东家见他为人诚恳厚道,就答应了。不多久,方海就把房屋建好了,又娶了一位汪姓女子为妻,夫妻二人勤恳劳作,慢慢的,生活过得越发滋润。他们一共生了五个儿子。

大约到了明朝永乐年间,李宅的李姓人氏全部消失,方姓成了村中唯一的姓。因当年方海是在李宅的边上建的第一间屋,方氏后人就称自己的村为宅边,并把方氏宗祠建在当年方海最早选定建屋的地方。

在李姓还兴旺的时期,徐姓人在李宅外也形成了一个有一定规模的村坊,因村前有一道高而长的石磡,其村名就叫徐磡头,后写作徐坑头。与李宅相似的是,徐姓也在元末明初开始走下坡路,有个姓洪的隐将村人来到徐家做了上门女婿。最终,洪姓取代了徐姓,成为村里唯一的姓,但洪家人没有忘记徐家人的恩德,仍旧用徐坑头作为自己的村名。

徐坑处在龙源溪与宅边溪的汇合处,每到夏天,来自不同方向的“弄堂风”在村口汇合,村里人都喜欢聚集在村口乘凉。为此,村里人就在村口溪边的桥头建了一座凉亭,有文人雅士称此景为“亭锁双溪”,并赋诗曰:

银汉峰攒亭势遒,双流至此顿悠悠。

辉煌敢拟凌烟阁,耸峻还如风露楼。

六月乘阴谁觉暑,三更问夜转疑秋。

有时晓雾和溪嶂,恍惚蜃楼海上浮。

元末明初之际,汪氏、金氏相继落户于溪的对岸。

汪氏来自本地七岭脚,他们居住在徐坑头对岸的山脚下,因村前的田畈中有一丘大田,可收百箩稻谷,故名百箩畈,后来,也用“百箩畈”三字作为村名。有一年,一场洪水冲毁了村庄,汪氏族人在征得徐坑头洪姓人的同意后,把村坊迁到了徐坑头的下首,村名依旧。解放初期三台乡的乡政府就设在百箩畈。现在,百箩畈村口的溪边古树参天,浓阴之下,流水潺潺。村人缘溪而居,临溪而渔,好不快哉。

与百箩畈同时遭受洪水袭击的还有金家。可是,金家就没有汪家幸运,他们在遭受洪水袭击之后,远迁他乡,只留下道道田埂在原地,另一支汪氏迁到金家旧址上重建村落,村名就叫金家埂。(沈伟富)


责任编辑: 黄倩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