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出品 建德人自己的新闻APP

下载
副刊风情 建德新闻网
0571-58318323
我要投稿
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建德新闻网 > 建德频道 > 副刊风情

微信扫一扫分享

长宁(上)
2018-07-02 10:25

长宁源的第二大源隐将源,发源于仓坞尖下。仓坞,是一个外小内大的山坞,因其形似一个仓库而得名。仓坞底群山横亘,形似一道屏障,把大洲源和长宁源隔在东西两边。在这道屏障的中间,有个高而尖的山峰,远看就像一个金字塔,这就是仓坞尖。

仓坞,又叫大坞。从坞口到坞底,约十多里,过去,只有一条羊肠小道进出,现在,一条水泥路直通坞底。大坞深处,散居着一些一百多年前从安庆逃难过来的移民。宋末元初,有一支汪姓人迁居到七岭(大洲七坞北侧的一座山岭)脚下。因这里土地资源有限,加上汪氏发展较快,就有部分外迁,包括今百箩畈、金家埂等地的汪姓人氏,都是从这里迁过去的。

除了七岭脚,源中还有一个以汪姓人为主的村庄——汪家。汪家的汪姓与七岭脚的汪姓不属于同一支,汪家的汪姓来自衢州,定居在这里也更早,是在南宋建炎二年(1128)。

不管是七岭脚汪姓,还是汪家汪姓,他们都以自己的先祖——纳土归降大唐王朝,后被唐高祖李渊授予上柱国、越国公的汪华为骄傲,自唐朝以后,凡有汪姓人聚族而居的地方,大多建有汪公大帝庙(内祀汪华),比如大慈岩的汪山。长宁源中的汪公大帝庙建于何时已不可考。到了元朝后期,汪公大帝庙已成一片废墟。一位云游和尚经过此地,讹称佛主托梦于他,要他在废墟旁建一座庵堂,而且佛主把庵名都给定好了,叫报德庵。不久后,在这位云游和尚及源中两支汪姓人的大力支持下,报德庵建起来了,而且香火很盛。但是,到了清光绪戊寅年(1878),庵堂倒塌殆尽,汪家的汪国本等人发起重建。民国初年,汪炳文等人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扩建,报德庵的声名进一步远扬。庵中原有一口古井,其水甘甜无比,饮之让人顿生清灵之感,且久旱不竭。建国后,报德庵被毁,只有一个以庵为名的地名尚留存于源中。

报德庵的对面,青山耸峙,山下溪水蜿蜒,其中有一条小溪自一豁口潺潺而出。循溪而入,在一排古树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村庄,这就是传说中的隐将村。

隐将村里是清一色的洪姓。据《洪氏宗谱》记载,元至正年间(1341—1368),淳安锦溪人洪安国迁到这里,成为这里洪氏的始迁祖,因他在家族中属万字行,排行第九,村里人都称其为万九公。

据说,这位洪安国是元王朝的一个将军。在蒙古人的统治下,汉人不断暴发规模不等的起义。身为汉人的洪安国虽有安国之志,但要他为了蒙古贵族,拿起刀枪,砍向汉人,他的内心是非常痛苦的。终于有一天,他脱下战袍,放下手中的军权,带着家人,隐居到了长宁源的深处。这个地方就被后人称作隐将。

洪安国是不是将军,族谱中并不明确,但对于他的先祖洪绍公的记载,却是十分清楚的。洪绍公,“博学有谋略。元兴元年(402)为瑯琊王府参军,义熙元年(405)为建武将军,从刘裕讨贼,封为明威将军,历吴兴、东阳二郡太守,至仕尚书门下侍郎,金紫光禄大夫。绍公守东阳时,常往来新安,爱其山川深密,风土淳厚,乃迁于遂安之木连村,今睦州之洪氏自公始也……”洪绍公是东晋时人,东晋亡后,追随南朝刘宋开国皇帝刘裕打天下有功,被封为“明威将军”。隐将洪氏始迁祖洪安国就是这位明威将军的后人。

洪安国迁居长宁源,选择隐将作为安身之地。后来有一支洪氏分迁到徐坑,成为徐坑的主姓。

毕竟是名门之后,隐将洪氏一直秉承耕读传家的良好家风,把一个小小的隐将经营成远近闻名的山村。

首先,他们在村口建了一条高高的堤塍。因为隐将这个地方虽然隐蔽,外小内大,形同燕窝,但源于村后的溪水径直流出村外,有风水先生说,这样的水势是不聚财的。洪家就按照风水先生的意见,在村口垒起一道长20多米,宽约5米,高2米的堤塍,并在堤上栽满了树,有柏树、枫树、樟树、梓树等。几百年过去了,堤塍上的树都长成了参天大树,把村庄更加严实地遮在树后,即使进到山口,也看不到村庄。后人有诗曰:


满堤古柏不知年,独耐风霜节操坚。

得伴枫松隐将宅,扶疏绕屋直参天。


除了堤塍,他们在村口也种满了树。这些树伴随着一代又一代隐将人,度过了不知多少个春秋。然而,在村口立了几百年的这些古树竟于1958年被逐棵砍倒,在一位洪家老人的一再哀求下,只有两棵柏树,一棵梓树才幸免于难,如今已成为村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洪氏宗祠建在村后的一个山坳里,虽然破旧,毕竟保存了下来。

与洪氏宗祠相比,隐将的三座洪家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按照所处的位置,这三座厅分别叫外厅、里厅和上厅。外厅在村口,是三座厅中最气派的一座,有52根柱子,中间一个大天井,全用花园石砌成,天井两边是厢房,大门呈八字形。这样一座大厅,因失于维修,于上世纪80年代倒塌。现在的外厅是重建的。

里厅虽不气派,但因位于村中,常作为私塾使用,为洪家培养了大批俊杰。新中国成立后还在里面办过扫盲班,后又成了粮食加工厂。

上厅在村的最里边,也早已倒塌,旧踪难觅。(未完待续) 

(沈伟富)


责任编辑: 储玲娟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