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出品 建德人自己的新闻APP

下载
副刊风情 建德新闻网
0571-58318323
我要投稿
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建德新闻网 > 建德频道 > 副刊风情

微信扫一扫分享

梓源
2018-08-02 15:18

“龙源清溪山回水绕,茂林修竹,虽无形盛可观,自见清泉挹注,骚人逸客喜题槃涧三章,流水高山爱听高人一曲……” 

杨村桥境内的第二大溪——绪塘溪(又名清溪)发源于与下涯交界的高岭上。此山既高且荒,少有人至,高岭之名,也由此而来。早在宋代之前,有项姓人氏迁到高岭东面的另一山顶居住,故此山被称作项山,项姓人居住的地方叫项山顶。民国《建德县志》上说:“项山顶,在城西三十五里。旧有九龙庵,庵旁有天然石臼,大不容斗,无论僧徒多寡,舂之皆可足食。今失所在。” 

项姓人奉项羽为先祖。项羽在与刘邦争霸失败后,其族人四散于江南各地,且大多居住在山里,过着自耕自给的生活,表示不食刘家食,不耕刘家地。 

项家在山上开出了大片土地,以种山粮为生,后又在村前挖出一口水塘,水塘下的山地就改作水田,可种水稻了。他们的生活过得虽然艰苦,但还是不忘先祖,在村口建了一座项羽祠,内塑项羽像一尊,每年的十月初八(据说是项羽乌江自刎之日),全体项氏族人都要到祠中祭奠项羽。 

项氏不知消失于何时,后来,有杨姓等人氏迁到山上,在项家旧址重新建村居住,他们把村前的那口塘改为杨家塘,但作为山名(也是村名)的项山顶却一直没有改变。 

项山顶是个以石灰岩为主的山体,山上的喀斯特地貌十分典型,不仅有溶洞,还有石林、瀑布、古树(主要是梓树)等,是个颜值颇高的山村。前几年,为了脱贫,整个村庄已全部迁下山来。现在的项山顶已经成为一座空山。 

项山顶的溶洞不只一个,而是一群,每个洞各有特色。早在宋代,就有何姓人居住在这些洞前,他们汲洞中泉水而饮,引洞中泉水而灌溉。不知何年何月,老天一连降了十几天的雨,山洪把整个村庄冲得面目全非,何姓人只好收拾旧物,下到山脚,另觅居住之地。为了不忘原住地,他们把新的居住地称作洞泉,因为,山上洞中的泉水曾养育了他们十几代人,他们把对洞泉的感恩之情全部写在了新的村名之中。 

那场洪水不仅把何姓人冲下了山,也把项羽祠中的项王像也冲下了山,搁置在洞泉村外的一个山坞口。洪水过后,洞泉及外面的横塍头人一起,把项王像从溪中捞起,然后一起商量着重建项王祠。不久后,一座新的项王祠就在那个小山坞中落成,人们通称之为项羽庙,而那个小山坞也有了它正式的名字——庙坞。 

横塍头就在庙坞外一里路。 

横塍头原叫田西,因村在田的西侧而得名。明隆庆五年(1571),徽州商人胡贤带着儿子胡尚达来到这里,见“其山水盘结,风俗醇厚,遂卜居焉……”(《田西胡氏宗谱》)。过了很多代,胡家感觉不是很“发”。有一年,一位风水先生来到村里,村中长者就向这位风水先生请教其中之原因。这位风水先生在村前村后看了又看,认为“地户无关,葢藏不密。”意思是,整个村庄没有一个“关隘”,不守财,当然也就不发丁了。于是,村里人就在村口筑起了一垛高高的“村墙”,把村庄严严地“障”在里面,从村外看,这垛“村墙”就像一道高大的田塍横在村口,所以,后人就用“横堘头”来称田西,而田西这个旧村名,也渐渐地被人遗忘。 

横塍头的背面是另一个山坞——松源,因源中多松树而得名。宋咸淳年间(1265—1274),遂昌人周友槐因做小生意,从大洲源翻高岭来到这里,见天色已晚,就借住在一农户家里。次日起来,见此地山水怡人,“不忍舍去。次年春,遂偕祖母赵氏,筑室山之侧居焉……”(《松源周氏宗谱》)。所以,松源村是个历史非常悠久的村,距今已有七百多年了。 

松源溪与田西溪交汇于两源之口,此处筑有一座小巧玲珑的石桥,是两个源中之人出源的必经之地。此桥经多次修筑,一次比一次修得漂亮,桥栏、桥面上都雕刻着花纹,人称花桥。但也有人说,此桥头原有一株花椒树,故而得名。 

绪塘溪一路而下,出源口,与另一支小溪汇合。这支小溪虽然不长,但在旧时,溪之两岸,都是高大的梓树,所以这条溪也被称之为梓溪,溪旁的一个小村,也因溪而得名梓溪。 

梓溪村边,一直都是姓徐的人居住的地方。据说在太平天国时期,徐姓人被杀的杀,逃的逃,最后连一个姓徐的人都没留下。乱后,一些东阳、温州等地的人先后迁到这里,重新建起了一个村庄,但村名乃叫徐家。 

梓溪、徐家的对面,有一座形似狮子的山体,人称狮子山。这是梓溪村的屏山,或照山,绪塘溪静静地从山下流过,然后绕到西边,从钟潭岭下汇入新安江。 

与杨村桥的百旗山一样,相传,狮子山也是方腊屯兵之处。但更让梓溪人津津乐道的是狮子、老虎与狗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一头雄狮沿着新安江一路东下,在梓溪坞口,遇到一只沿新安江西进的猛虎,狮虎相遇,难免一场恶斗。一时间,新安江畔虎啸狮吼,声震群山,各类禽兽纷纷逃离,人们更是不敢久留。这时,有一只勇敢的狗出来调停了。狗既是虎的最爱,也是狮的佳肴。它的出现,让两只猛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打斗的猛爪,同时把饥饿的目光投向了狗。这时,狗来了个华丽转身,它把头高高昂起,向天长吠,这时,天上飘来一朵祥云,云头按下之后,二郎神的三尖两刃刀稳稳地插在狮虎之间,狮虎同时被定在了原处,渐渐就变成了两座山,二郎神身边的那只狗也变成了一座小山。现在,这三座山还在梓溪村外一字排开,杭新景高速公路正好从虎山头上经过,不久的将来,高铁站也将在虎山的背后落成,梓溪也将成为进出建德的大门户。 


责任编辑: 储玲娟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