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服务 建德新闻网
0571-58318323
我要投稿
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建德新闻网 > 建德频道 > 民生·服务

微信扫一扫分享

青田涉矿受贿窝案告结 20名官员栽在矿山上
2009-05-17 10:00

   青田县黄垟乡黄垟村是浙南大山里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或许是上天的恩赐,丰富的钼矿资源改变了那里的一切。然而,这种给当地百姓带给富裕生活的金属,却腐蚀了安监、公安、国土、乡镇等部门里拥有实权的一批国家工作人员。
 
  空调机上抓住最后一条“蛀虫”
 
  2008年10月,丽水市检察机关接到举报,外逃半年多的青田县黄垟乡原党委书记徐秉然已回到家中。检察人员迅速行动,将徐秉然的住所团团围住。可就在检察人员冲进屋子后,寻遍了每个房间,也不见徐秉然的踪影。

  就在检察人员疑惑不解时,阳台外传来一阵“咯吱”声。检察人员探头一瞧,原来瑟瑟发抖的徐秉然正蹲在空调外机上……

  徐秉然自2005年1月担任青田县黄垟乡党委书记后,在两年内收受贿赂近20万元,都是浙江鑫鸿钼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某、董事王某送的,感谢他对公司在处理村民增加水土流失补偿费、平息村民上访事件等相关方面的关照。

  2008年2月,纪委和检察院工作人员找徐秉然谈话,徐秉然察觉出异样,从路边茶室的后门逃脱,随后被网上通缉。

  随着徐秉然的落网,这起“涉矿”系列案件中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归案。
 
  20个官员栽在矿山上
 
  钼,一种具有高强度、高熔点、耐腐蚀、耐磨研的金属,广泛应用于军工及运输装置、机车、工业机械等高温部件的制造上。近年来,钼矿精的价格由每吨两万元左右一路飚升到二三十万元,仍然供不应求,高额的利润引来无数“掘钼人”。

  2007年初,丽水市检察院接到了一条群众举报,称丽水安监部门个别领导有收受矿山企业主贿赂的嫌疑。顺着这条线索,检察官发现丽水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戴蔚、办公室原主任李英谦、矿山安全监察处原处长伍汝兴均牵涉其中。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涉案人员还涉及青田、松阳等地。最后,8名腐败分子均被绳之以法。

  在这批腐败案件的查办中,检察机关发现,曾位列丽水市工业企业50强的浙江鑫鸿钼业有限公司、青田县上横坑钼业有限公司等矿山经营企业也处于此次风暴的核心地带。然而,这两家公司的负责人已闻风而逃。2007年底,在逃的鑫鸿钼业公司董事长陈某和上横坑钼业公司董事长陈某终于归案,使这次反腐斗争出现重大转机。

  2008年,青田、松阳检察院以此为突破口,顺藤摸瓜又挖出了一个涉矿窝串案,包括省安监局矿山安全监察处原处长叶某、原副处长陆平以及青田县安监局原局长叶某、原纪检组长饶某、青田县国土资源局原副局长卢某、青田县黄垟乡原乡长占某、青田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原大队长金某等在内的11名官员相继落马。10月,青田县黄垟乡原党委书记徐秉然归案,至此,在短短两年时间内,20名政府官员栽在了这场矿业反腐风暴中。

 
  “钱弹”摆平人命案
 
  2004年,鑫鸿公司在责令停产期间擅自采矿,导致两人死亡。2005年5月,公司总经理送给丽水市安监局副局长戴蔚、党组成员李英谦各两万元,一个月后,鑫鸿公司就获验收合格报告,恢复生产。

  但仅仅半年,鑫鸿公司再次发生事故,死亡3人,重伤4人。浙江省政府成立联合调查组前往现场调查,浙江省安监局矿山处副处长陆平是调查组主要负责人。

  鑫鸿公司董事长陈某获悉陆平住在青田,便赶到陆平住处送上5000欧元。之后,陈某又赶到杭州,打电话把陆平请到他下榻的宾馆,送给陆平20张购物卡。

  2005年夏天,陆平家里装修,陈某马上送给陆平一台37英寸的平板电视机。

  陈某的“钱弹”没有白费,在陆平的“关照”下,这起重大安全责任事故最终被认定为炮烟中毒,很快了结。
 
  利用审批许可证大发横财
 
  目前浙江省共有矿山企业、危化生产和经营企业、烟花爆竹经营(批发)企业和烟花爆竹生产企业以及培训中介机构近2万家,这些企业的许可证都由浙江省安监局审批。生产经营者要想拿到许可证,就必须打通县、市、区的报批环节,最关键的是拥有最终审批决定权的浙江省安监局。浙江省纪委相关人员表示:“这些行政许可项目,有的属于稀缺资源,有的属于特许经营,有的属于行业垄断,少数安监干部便利用手中掌握的审核、审批权,收受贿赂,自己大发不义之财。”

  据统计,在安监系统贿赂案中,涉及安全许可证办理的约占75%。浙江省安监局矿山处副处长陆平、丽水市安监局副局长戴蔚、办公室主任李英谦、矿山安全监察处处长伍汝兴、松阳县安监局矿山安全监察科科长等5名干部,均在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中收受贿赂,行贿人涉及青田、松阳、遂昌等地的10余家企业。

  安监官员被贿赂后,在执法中也就眼睁眼闭,导致事故频发。

  徐秉然被松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给这起涉矿受贿窝案画上了一个句号。

  这批案件的查处结果令人触目惊心,仅仅几个小小的矿山,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就先后用贿款扳倒省市县的20名官员。这20名官员中除4人因情节轻微被免于刑事处罚外,其余被判处了1年到1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来 源: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余 锋

责任编辑: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