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举报中心  网站介绍  联系我们
建德新闻网> 建德网视> 私房话

微信扫一扫分享

09/13你的世界,我来装扮

你的世界,我来装扮

09-13 08:47

    在熙熙攘攘的城市街道上,有这么一群人,穿着橘黄色工作服,拿着簸箕、扫帚,手上满是老茧……他们不断挥舞着扫帚,重复着机械式的动作,他们有着与实际年龄看似不符的苍老,他们早出晚归辛勤工作,但他们看起来都那么的乐观积极……

邵裕姣,今年46岁,建德更楼人,从事环卫工作已经有8个年头。说起做环卫工,还得从她的家庭说起。

与大多数的环卫工人一样,邵裕姣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丈夫从小眼睛就有疾病,原本在一家国企工作,有一份固定的经济来源,却因为一次意外,不小心摔断了腿。不曾想,没过多久企业倒闭,丈夫也就因此下了岗。因为有眼疾,腿脚又不方便,想要再去找一份工作,也真的挺困难的,所以,原本一直在家照顾婆婆和丈夫的邵裕姣,就扛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她先是在一家疗养院做了3、4年的保洁员,然后就开始当起了环卫工人,成为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

邵裕姣还有一个儿子,今年22岁,2年前,原本该是上大学的年纪,却因为家里交不起学费,儿子最终不得不暂时放弃读大学的机会,报名参加了义务兵,去了遥远的新疆。这两年,跟儿子的联系,邵裕姣只能靠两三个月一次的电话,她也从不主动给儿子打电话,哪怕心里再想念,她说,怕打扰到儿子。

更多的时候,她都把心思放在了自己的工作上。邵裕姣的工作是轮班制,主要是白天两个时段,一个班次从凌晨4点到中午11点45分,另一个从中午11点10分到下午5点45分。

凌晨4点,很多人还沉浸在梦乡,邵裕姣却已经从家里出发,来到自己负责的区域。她所负责打扫的是从建设大楼到城西菜场的这200多米的主街道。然而,就是这200多米的距离,清扫一遍却要花上1个小时左右。街面寂静无声,邵裕姣一边走一边扫,一次又一次的挥动扫帚,地面发出扫帚的沙沙声,如同有节奏的韵律般,传得很远很远。

当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新的一天拉开序幕,街上多了走动的人群,而邵裕姣也就迎来了一天中工作最繁忙的时段。菜场附近满地的菜叶、早餐店门前的各种垃圾……她都必须赶紧清理干净,否则就会给市民的行走带来不便。

在别人看来只不过是扫地这样简单的工作,但真正要把这个工作做好,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由于邵裕姣负责的路段有学校、有菜场,还有很多的餐饮小店,往往自己前脚刚清扫干净,后脚离开时又脏了。一个班次下来,她要在负责的路段走上20个来回。她就只能像只陀螺样,周而复始的清扫。邵裕姣说,自己“普扫”一遍,扫帚要挥动八九百次。一天下来,要挥动四五千次扫帚。一开始做这个工作,每天两条腿都酸痛得厉害,只不过现在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8年来,邵裕姣却就这样重复着单调而枯燥的工作,2920个日夜辛劳在她脸上留下了鲜明的印记,白发已隐约可见,皮肤黑黑的,皱纹已爬上了脸庞。她说,8年的时间,自己扫破了近500把扫帚,更费的还有自己的工作服。因为一个人扫地,需要一手拿扫帚,一手拿簸箕,为了借力,常常要用腋下夹着扫帚干活,所以,衣服最常破的地方就是腋下,环卫所发的一套衣服,总要缝补个两三回,穿到所里再发新的工作服为止。

酷暑之下,很多人都心疼环卫工人们,可是,邵裕姣却说,自己最不喜欢的季节,不是炎热的夏天,而是春天,因为春天落叶多,工作量就会特别大,所以,对于严寒酷暑,邵裕姣只是笑着说,习惯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8年的时间里,当环卫工人,邵裕姣也受了不少的委屈,不被他人尊重。有时只是劝说他人不要乱丢东西,就会遭来别人的责骂,甚至有人称“如果不是我们扔垃圾,你们哪来的工作可干?”但邵裕姣却从来不把这些委屈放在心里,她总是笑着说,说过就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继续做自己的工作。

在我市像邵裕姣这样的一线环卫工人有400多人,他们主要负责城区街道的清扫、保洁,199处垃圾站点、397多个果皮箱的清掏与洗抹,日清运垃圾95多吨……如果说,每个城市的生活,像一首宏伟的交响曲,那么,环卫工人就是乐谱上的音符。尽管音符是那样的微小、普通,可他们却在自己特定的位置上发出了悦耳的音响,他们是值得我们尊重和感恩的人。

 

责任编辑:本网编辑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

上一篇花·姑娘
下一篇面粉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