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举报中心  网站介绍  联系我们
建德新闻网> 新闻中心> 周边

微信扫一扫分享

村务监督新追求——再访诞生新中国首个村务监督委员会的后陈村

www.jdnews.com.cn2017-09-18 08:20:54 星期一来源:浙江在线

村务监督新追求——再访诞生新中国首个村务监督委员会的后陈村

09-18 08:20 来源: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9月18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谭伟东 吴妙丽 李攀 徐晓恩)后陈村小名气大。

武义县城郊的这个村子,2004年诞生了新中国第一个村务监督委员会。2010年,这一制度创新被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从一项“治村之计”上升到国家法治层面的“治国之策”。

13年来,后陈创造了村干部“零违纪”、村民上访“零记录”、工程“零投诉”、不合规支出“零入账”的“四零”记录,成为村风和谐、村容洁美、村民富裕的“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

13年来,全国各地到后陈调研、参观、取经的络绎不绝。以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为核心的“后陈经验”在全国推广,深深地影响了中国农村基层民主自治的进程。

建立村务监督委员会,在当时还有争议。村监委运行一周年之际,习近平同志赴后陈实地考察调研,他高瞻远瞩地指出:“总的来讲,这项工作是积极的,有意义的,符合基层民主管理的大方向,符合当前村务改革的要求。”这一论断,为浙江农民的首创正了名,鼓了劲,明了方向。

在浙江工作期间,习近平同志对“后陈经验”多次作出重要批示,要求不断总结完善和推广。到中央工作后,他依然牵挂这个小村。

循着习近平总书记的足迹和目光,最近,本报记者蹲点后陈,探究后陈的发展变化,感受“后陈经验”的历久弥新。

一问后陈:

村监委是个得罪人的活,为啥还争着干?

从今年5月上任后陈新一届村监委主任起,陈玉球就清楚,“这活不好干。”

记者来到后陈那天,村监委正开每月例会,村文书陈金茂汇报着近期29笔开支,单笔金额最小的不到15元,村监委3个人一张张审验发票、收据。

“这张上有9个名字,怎么一人代签?”一张居家养老人员买米补贴清单被挑出了“刺”。“这张单子我们不能通过。”村监委不签字,意味着补贴无法报销入账。

此前,今年6月,有名村干部让家人给自己顶班,误工费照报,陈玉球接到反映,核实后当即把这事给否了。

“一触碰到具体利益,就要得罪人。”后陈首任村监委主任张舍南向记者掏心窝。13年来,村监委主任从未出现过连任。陈玉球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打破“纪录”。

不过,后陈村党支部书记陈忠武说,每一届村监委选举,村民们都踊跃参与,特别是村监委主任一职,还抢着干。

为啥?

“村监委选举是选自己的‘看门人’,我们不做谁来做?”村监委委员陈岳明告诉记者。

村级权力缺乏监督,后陈人吃过苦头,真是怕了。

本世纪初,后陈因被征地,村集体一下收入1900余万元征地款。这本是件好事,可因为村干部贪腐,村民上访不断,干群关系紧张。

2003年,时任白洋街道工办副主任的胡文法临危受命,到后陈兼任村支书,全村经过近一个月讨论,创造性地提出成立村民财务村务监督小组,作为“第三方”独立行使村务监督权。

在武义县委、白洋街道党委等多方合力推动下,监督小组升格为村监委。2004年6月18日,后陈挂上了新中国第一块村务监督委员会的牌子。机构的设立和制度的完善,保障村监委对村务全程监督。

效果立竿见影。村监委运行仅10天,后陈就增收节支30多万元。

2005年6月17日,习近平同志深入后陈进行调研,他的一席话一下子抓住了干部群众的心:“没有监督的权利,肯定会趋向腐败,这不是人的问题,而是制度的问题。这里,确实有不断完善农村基层组织监督机制的问题。”

习近平同志勉励后陈要继续深化和完善这一做法,为全省提供有益的经验。“当时听了这话,就像吃了定心丸。”张舍南说。

二问后陈

为啥以前怕村干部干事,现在怕村干部不干事?

今年梅汛期,后陈200多亩鱼塘全部被淹,堤塘被冲垮。修补工程由谁做?要花多少钱?村务联席会议上,村两委和村监委一起商量后,决定由4名村干部负责,村监委全程参与监督。陈玉球派了懂行的村监委委员朱岳祥每天在现场盯着。

“修鱼塘的石块运来了,多少钱一车,运了多少车;村干部们每天几点上班、几点下班,我全都记下。”朱岳祥说。

工程完工后,5万多元的票据经过审核无误由村监委签字,又扫描上传到家家户户电视上的“村务公开”频道公示。

在后陈,村两委每月固定召开两次村务工作联席会议,村监委全程参加,就村务发表意见。村民反映到村监委的问题,村监委拿到联席会议上讨论,基本当场就能解决。

“成立村监委以前,村干部不管做什么,村民都怀疑捞了好处。”陈忠武说,“做事越多村民越不放心。”

“现在有村监委盯着,没人再敢捞好处了。”村民们说得很坦率,“但少干事、不干事也不行。”这时,村监委又成了督促村干部“勤政”的推手。

2014年,后陈争取到了县里一个精品村建设项目,在村西建起了前湖公园、廉政文化广场,村容焕然一新。相比之下,村东建设慢了一些,村监委便及时反映村民们的意见,要求加快村东改造、提升全村环境。今年,加快村东改造成为村两委换届时的竞选承诺。这项工程今年10月就将动工,准备投入上百万元。

制度的力量,实实在在推动村里为村民多干事、办实事、做好事。

每天下午4时30分左右,村里的老人都会三三两两朝同一个方向走去。记者好奇地跟过去,原来是去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开饭时间到了。”陈玉球介绍,村里70岁以上老人,每天中午、晚上都可来这里免费用餐,每餐一荤一素。

这些年,后陈村民的社保、医保、人身意外保险都由村里全额代缴,有线电视、宽带光缆早就通到家家户户,60岁以上老人每年还可享受一次外出旅游。2016年,村集体收入近440万元,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2.7万元。

三问后陈

“后陈经验”如何深化发展

“‘后陈经验’从这里走向全国,今年还被写进了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报告,但后陈人决不能满足于现状。经验如果不坚持和发展,就会失去活力。”在后陈最近一次主题党日活动上,武义县委书记张新宇和村里44名党员坐在一起,重温习近平同志的讲话,就如何深化“后陈经验”来了一场“头脑风暴”。

张新宇抛砖引玉:后陈的后劲在哪儿?

“习近平同志早就指出,‘不断提升乡村治理水平’。”大家越谈方向越明,“这是包括后陈在内的所有农村基层组织面临的时代命题。”

提升治理水平,从强化党支部对村监委的领导开始。从上一届开始,后陈村村监委的选举便在支部的直接领导下进行。如今,村监委主任多了一个参选条件,即必须是党员或者支部委员,候选人产生后须经村党支部讨论,再报街道党工委批准。村监委上任前,须由村党支部书记进行集体谈话。后陈还完善了村监委每月两次向党支部汇报工作的制度。

提升治理水平,村监委不断完善监督机制。如今,村监委进一步强化对村里重大事项、民生实事的全程监督,监督的内容从集体资产、村干部报酬、财务收支等,扩大至村庄建设、土地管理、宅基地管理等。村监委每月参加村务联席会议的记录全部上墙公示。

提升治理水平,村监委从盯“钱”、盯“事”,到如今进一步向盯“人”延伸。后陈村委会主任陈跃富告诉记者:“现在村里做任何事都要合法合规,我跟陈玉球说,你一定要监督好我们,监督好就是帮我们。”

提升治理水平,村监委本身也在进一步规范履职。武义县为此完善《村监委履职细则》,以保证监督不错位、不缺位、不越位。县里还专门由组织、纪检、农办、民政、农经等单位相关人员组成“智库”,指导和监督村监委履职。

提高乡村治理水平,最终目的是推动发展。陈忠武向记者描述已完成的乡村旅游规划:村西,沿武义江将建一条风情带;村东,要建一座游客服务中心……“我们要沿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路子走下去。”他满怀信心地说。

后陈,后劲足着呢。

相隔13年的观察

浙江在线记者 黄宏

2004年12月,我就到后陈村采访过。

当时的场景历历在目:我和后陈村首任村监委主任张舍南各搬一块砖头坐在地上。他自豪地说,哪怕买一袋水泥、一吨砂,没过村监委的眼,都不可能入账,村监委要对村民负责。

成立村监委,是被“逼”出来的。当时,因为村级财务问题,后陈村两任村支书“落马”、百姓联名到县里上访……村监委刚出现时,全身上下都沾满了“土味”。

当时的武义,土地被征用后,大笔征地款打到村集体账户。当时的白洋街道纪委书记徐向阳对记者说,村里一下子多了这么多钱,怎么分、怎么花,必须有村监委这么一个“守门人”。时任武义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骆瑞生说:“村级组织需要一个监督机构,这是对村级权力的一个制约。”

2004年,后陈村成立全国首个村监委。当时,武义县委对这一创新非常支持。2005年,习近平同志深入后陈村调研基层民主政治建设。

自那次采访后不久,我在省内其他地方采访时发现,有些村的办公场所门前多了一块村民监督委员会的牌子。为什么会挂这块牌子,村干部回答:“后陈经验。”

记者记忆最深的,是在安吉的一次采访。村里整治河道,村监委主任天天蹲在河边,挖出来的砂石一车车过磅。最后一结算,每笔账都清清楚楚。

安吉和武义,相隔数百里,但村监委主任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却是相似的。

时隔13年后记者再次漫步后陈村,不禁令人联想到中国的另一个村——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

1978年,这个村的18名农户率先实行农业“大包干”,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由此拉开。而以村务监督制度为核心的“后陈经验”,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在全国铺陈出一幅斑斓画卷。2010年新修订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将这一做法确立为我国农村基层民主政治的一项重要制度。

原标题:村务监督新追求——再访诞生新中国首个村务监督委员会的后陈村

责任编辑: 徐巍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
图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