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边 建德新闻网
0571-58318323
我要投稿
建德市新闻传媒中心 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建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周边

微信扫一扫分享

温州活跃着一千多支乡村艺术团 让百姓成为文化的主角
2019-01-17 15:13 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浙江在线温州1月17日讯“全村的希望,好像是一道光。走过村庄,穿过小巷,温暖你我,温暖家乡……”

近日,温州瓯海区百场文化赛事的闭幕式上,潘桥乡村艺术团青年分团戴着面具,演唱了一首原创歌曲《全村的希望》。这是专门为乡村艺术团而作的,情深意切,引起现场观众的强烈共鸣。潘桥乡村艺术团青年分团成立于2018年6月,是瓯海区的第一支乡村艺术团。

跨越高山和大海,连接着城市和乡村,如今,1729支乡村艺术团已经分布在温州各地,即使在平阳县鳌江口外30海里的南麂岛,乡村艺术团也竖起了旗帜。作为温州公共文化服务建设的一张闪亮名片,正如歌中所唱,“温暖你我,温暖家乡”。

CshKHVw_Zm6AE0BnAALsZeqyvpU232.jpg

乡村艺术团的舞姿优美动人。 平阳县文广新局供图

为何建?

百姓有了大舞台

上月底,温州瓯海区乡村艺术团大本营,一场节目展演拉开帷幕。54岁的张昌春以一首激扬豪迈的《温州精神》,将演出推向高潮——“我们足迹遍天涯,五湖四海商业发达,希望在这发芽。”

张昌春是瓯海区梧田街道梧田街村乡村艺术团的团员。在乡村艺术团大本营里的墙面上,一百多面红色的小旗子,插在一张瓯海区地图上。每一面旗子就是一支乡村艺术团扎根的地方。

继城市书房、百姓书屋打响品牌后,怎样让老百姓的文娱生活更丰富?

“普通百姓也是有艺术细胞,有表演欲的。倘若让他们充分释放出自己的才华,哪怕台步走得不是很好,唱歌偶尔还会走调,经过一定的引导和培训,大家也能组织起一板一眼的文艺队伍,拿出像模像样的节目,开展有声有色的活动。”温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副局长柳升高说,可以让千镇万村的老百姓都建立起自己的艺术团。

彼时,乡村艺术团既无先例,也无范本,该如何“平地起高楼”?文化底子好,民间艺术爱好者和文艺团队众多的平阳县雅山村进入了大家的视野。“我们决定,在这里进行乡村艺术团的试点工作。”

2018年5月31日,平阳县雅山元洲乡村艺术团挂牌成立,这是温州市首个村级乡村艺术团,也意味着温州乡村艺术团的探索从此起步。

很快,雅山元洲艺术团就拉起雅山莉莉舞蹈队、雅山越剧社、雅山太极队及世旗雅山旗袍队等十支艺术团队,并对原有的文艺团队进行改编、升级,团员数发展到315人。2018年7月,雅山元洲乡村艺术团夺得CCTV感动中国“群文杯”第八届声乐演唱电视展演比赛银靴奖,极大地鼓舞了当地乡村艺术团的士气。

乡村艺术团也受到百姓追捧。雅山元洲乡村艺术团副团长傅小丽说,乡村艺术团成立后,老百姓有了展示才艺的组织和舞台,业余时间纷纷参与到艺术团的排练和演出中。“乡村艺术团的队伍越来越大,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一有文艺演出,村民们都争相观看。”傅小丽说。

在雅山村试点成功后,成立乡村艺术团的节奏逐渐加快。平阳县文广新局局长郑树群告诉记者,现在全县一共成立3批、181支乡村艺术团,团员人数近万人,开展了153场活动,实现了全县16个乡镇全覆盖、54%村(社区)覆盖。“通过乡村艺术团,我们架起了一座座文化桥梁,让群众、文化资源、文化项目三者互动,做到了‘共同参与、共同创造、共同分享’。”郑树群说。

瓯海区和平阳县只是温州市组建村级乡村艺术团的四个试点地之一,另外两地洞头区和乐清市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效。如今,乡村艺术团已在温州各地生根发芽。柳升高告诉记者,从去年5月至今,温州市因地制宜挖掘各地特色文化,打造出1729支乡村艺术团,逐渐培育成为新型公共文化服务品牌。

CshKHlw_Zm6AN55jAAN007CZCmo129.jpg

乡村艺术团团员认真排练。 瓯海区文广新局供图

谁参与?

一人带动一群人

温州乡村艺术团人气高涨,一些村民甚至自掏腰包,也要办一台晚会,理由很简单——“我高兴,我快乐!”每个团员都有这样一种感受,这个团是我自己的,我感到亲切。

半年过去,很多瓯海人仍对一场轰动城区的表演记忆犹新——

2018年6月3日,十多个戴着面具的年轻人出现在潘桥邮电路旁,举办了一场派对式街头演出活动,他们演唱的歌曲《后来》还被拍了短视频传到网上,点击量达十多万。除了别具一格的表演,这支队伍还喊出一句别具一格的口号:不演满一百场,绝不摘掉面具。

这支队伍就是潘桥乡村艺术团青年分团,团名叫“全村的希望”,团长是35岁的潘桥人高翔。高翔小时候就喜欢音乐,2018年初自己的乐队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解散,郁闷之际,他意外得知区里要成立乡村艺术团。“那还等什么?!我立刻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拉起了一支队伍。” 高翔告诉记者。

高翔的这支队伍很快成了瓯海区的网红乡村艺术团,由26岁的队员朱一儒填词作曲的《全村的希望》还成了瓯海区各个乡村艺术团传唱的金曲。“歌词写的正是团队的成长经历和愿景。”朱一儒介绍说。

高翔总是自豪地向别人推介“我的团长我的团”。高翔的母亲陈莲平看着年轻人干劲十足,也回家动员老公,成立了潘桥乡村艺术团中老年分团,拉起了只有6个人的队伍。“我唱歌、跳舞、演小品都会一点。” 陈莲平说,“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团!”

2018年6月23日,这支中老年艺术团在潘桥街道滨水公园首演。“当时,很多人来看表演,我们就叫他们也来加入艺术团!”陈莲平说,现在,这支艺术团的人数已经增加到36人。

在乡村,老百姓看演出的机会少,老百姓登台演出的机会也少,乡村艺术团给了不少文艺爱好者表演的舞台。“乡村艺术团圆了我的梦。”50多岁的雅山村人陈碧如深爱越剧,但一直没机会展示和进一步提高。自从加入越剧队,不仅技艺提升了,还结交了很多同道中人。“乡村艺术团把爱好越剧的人聚在一起,还让我们有了演出的平台,大家都很开心。”

乡村艺术团也让乡风民俗变了样。在过去,村民的业余生活一般都是串串门、唠唠嗑、打打麻将、玩玩手机。而在乡村艺术团触角抵达的地方,这些项目已经被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所取代。

“村里没人打麻将了,晚上都出来搞活动!”平阳县鳌江镇厚垟村村民陈爱林以前是一个麻将迷,现在业余时间忙得不亦乐乎,“有了平台后,谁还不想展示下自己呢?” 陈爱林笑着说。

乡村艺术团还带来了村容村貌的改观。“村里不文明的行为几乎杜绝,卫生好了,外来的游客也多了。”作为村里村歌合唱队的主唱之一,厚垟村副主任胡立余经常活跃在乡村艺术团的排练和演出中,和群众打成一片。

“一个团员进队伍,就至少会带动一个家庭。”郑树群告诉记者。在旗袍队,我们遇见了31岁的雅山村人江秀秀。她是在妈妈的感染下加入乡村艺术团的。“我妈妈加入了军鼓队,我就试着加入旗袍队。”江秀秀说,“以前我性格腼腆,经常待在家里玩手机,但现在开朗了很多,走路时腰板都挺直了。”

一些文艺界人士,也接受亲朋的邀约,回到家乡进行指导或者演出。国家一级演员苏素云就接受了雅山元洲艺术团团员毛小芬的邀请,担任了越剧队的指导。“能把这些大咖请到村里来,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郑树群说。

CshKHVw_Zm6AdZmNAAKm6s0NyeY516.jpg

乡村艺术团才艺表演。平阳县文广新局供图

咋引导?

我的团队我做主

组建了乡村艺术团中老年分团的陈莲平,如今的生活忙碌而充实。晚上7时半,结束排练,早上5时,带上队伍继续排练。用她的话说,这是我拉起的团队,一定要好好经营下去,才对得起大家的努力。

团是老百姓建立的,团长也是老百姓,该如何管理好自己的队伍?乡村艺术团给出的答案是自主组团,自我创造,自我服务。

为激发乡村艺术团的活力,文成县乡村艺术团都有属于自己的节目,并开展乡村艺术团PK赛选优选精,获奖的艺术团可以到全县乡镇巡回演出。

瓯海区文广局专门成立了乡村艺术团大本营,由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由社会力量为乡村艺术团提供音响等设备,乡村艺术团大本营负责和各个乡村艺术团对接联系。“我们的目标是经过一二年的扶持和引导,让一部分乡村艺术团能经过评星定级获得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服务的资格,真正达到群众自我宣传、自我服务的良性循环。”瓯海区文广新局副局长王培秋说。

“乡村艺术团盘活了乡村文化阵地。”傅小丽兼任村里文化礼堂总干事,她告诉记者,每周都有不少团队打电话预约使用文化礼堂。据悉,2018年10月,瓯海区举行百支乡村艺术团入驻文化礼堂仪式,13个镇街团长代表百支乡村艺术团接收了团牌。瓯海区文广新局还制定了《瓯海区乡村艺术团入驻文化礼堂工作手册》,要求各乡村艺术团每月在文化礼堂开展活动不少于4次,而积极配合乡村艺术团开展活动的文化礼堂在年度考核中给予加分。目前,温州全市已有872支乡村艺术团入驻文化礼堂。

“以前送文化下乡基本上靠政府组织,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还不一定能请到外来的演出团队,现在各个乡村艺术团都能表演节目,随时办一台晚会不成问题。”郑树群说。柳升高也认为,政府送文化,人力和资金有限,乡村艺术团成立后自己办文化,政府只需做好引导和管理,“乡村艺术团就是要发挥基层百姓的文化主体力量,打通公共文化服务的最后一公里,提升基层公共文化服务效能。”

温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主要负责人表示,面向未来,温州乡村艺术团将继续壮大队伍,确保每个乡村都有乡村艺术团。

原标题:温州活跃着一千多支乡村艺术团 让百姓成为文化的主角

责任编辑: 徐巍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